中國基因網您的位置:首頁 >國外研究 >

環保組織回應麥當勞包裝紙有毒 伴隨一輩子的PFAS

相信很多小伙伴經歷了上半年的疫情,也許很多健身計劃、減肥計劃都成為了夢幻泡影,尤其是麥當勞、肯德基等等相繼開業,是多久沒有吃到了漢堡啊。

然而,最近美國的環保組織發布了一份報告,他們抽檢了美國的三大快餐店,麥當勞、漢堡王和Wendy’s,在多個包裝袋樣本上檢測出了有毒物質PFAS。

中國麥當勞(又稱金拱門)和中國漢堡王則趕緊發了消息,說在中國的食品包裝材料里沒有添加PFASs。

圖

圖|微博截圖

PFAS到底是什么?為什么會出現在食品包裝上?

所以,PFAS到底是個啥?

PFAS的英文全稱是per/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,翻譯過來的中文名就是全氟及多氟烷基化合物。

PFAS是著名的3M公司在諾曼底項目時期人工合成的化學物質。最初這個東西是用在坦克防水涂料上的,效果倍棒,于是很快也被推廣到民用。PFAS優點很突出,有著出色的熱穩定性、化學穩定性、和疏水疏油。

目前,工業合成的PFAS高達5000多種,其中最常見的是PFOA(全氟辛酸銨)和PFOS(全氟辛烷磺?;衔?。在過去的幾十年間,PFAS在工業中主要被用作表面活性劑,添加到各種工業產品中,包括牙線、皮革、塑料、橡膠、油漆、不粘鍋、雨衣雨傘、化妝品、清潔產品、化纖衣服、消防泡沫、防污地毯、防水戶外裝備等等,在航空航天、汽車、電子、建筑等領域也有廣泛應用??梢哉f,PFAS充斥著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那么PFAS又是怎么出現在快餐店的食品包裝袋上面呢?

我們平時所接觸到的食品包裝袋,特別是炸物袋,里層都有一層隔水隔油的涂層。這種涂層的主體材料通常是高分子聚合物。高分子聚合物降解條件很嚴苛,平常生活中的環境溫度遠遠達不到高分子聚合物降解的溫度,因此高分子聚合物本身是無毒且安全的。但在高分子聚合物在被生產加工成涂層的過程中,一定會添加各種各樣的表面活性劑,PFAS正是被作為工業用的表面活性劑添加到包裝紙的涂層中。

在這次環保組織測試的樣本中,被檢出PFAS的主要是油炸食品袋(薯條袋、雞塊袋)、甜品紙袋(餅干袋)、漢堡紙盒和沙拉紙碗。這些包裝有防水防油的需求,也就給了PFAS出場的機會。

這些包裝有防水防油的需求,也就給了PFAS出場的機會

這些包裝有防水防油的需求,也就給了PFAS出場的機會|pixabay

PFAS對人體有害嗎?

PFAS性能好又便宜,但是近幾年的研究,卻讓人們開始漸漸警惕這類化合物。

PFAS穩定性極好,難以被降解,這本是它的優點。但一旦PFAS成了污染物,這就成了缺點。PFAS能在體內積累,能隨著食物鏈富集。一旦被人體攝入,它甚至可能會在你身體中陪你一輩子。因此科學家送給了它一個昵稱“永遠的化學物質”。如今,我們的食物、飲用水、甚至血液里,其實都存在PFAS。97%的美國人血液中能檢出PFAS。今年1月,美國44個地方的自來水樣本,43個檢測出了PFAS。上個月的一個新研究更是發現,就連世界盡頭的北冰洋里都檢測出了29種PFAS。

 就在2天前,還有報道稱城市用水中發現了PFAS

就在2天前,還有報道稱城市用水中發現了PFAS

正是由于PFAS存在得太廣泛,降解得太緩慢,數量和種類又在不斷增加……因此,人們開始關注PFAS的生理效應。

在讓動物攝入高劑量PFAS的實驗里,PFAS的負面影響一一出現。在高劑量暴露下,有的老鼠得了癌癥。有的老鼠生下眼睛畸形的幼崽。猴子的死亡率也在升高。

當然,現實生活里人接觸到的PFAS劑量要比動物實驗低很多。但長期接觸會產生哪些影響呢?PFAS對人類影響的研究數據還在積累中。就目前數據來看,PFAS會干擾內分泌,比如干擾雌激素和甲狀腺激素的作用。暴露于PFAS可能增加腎癌等癌癥風險,增加甲狀腺疾病風險,增加膽固醇水平,導致超重肥胖風險上升,削弱免疫系統,降低抗感染能力,影響人體對疫苗的免疫應答,還會影響胎兒的生長發育,讓新生兒出生體重降低。

由于PFAS的種類太多,研究PFAS并不容易。相關研究正在迅速增加,但要深入了解這類化合物所造成的影響,很可能需要許多年時間。

如何防止被PFAS傷害?

首先,PFAS并不是簡單的“不吃外賣/快餐”就能避免的。

由于用途過于廣泛,PFAS已經出現在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事實上,我們日常的飲食、喝水、甚至呼吸,都有可能攝入PFAS。就像這次環保組織研究的食品包裝,其上的PFAS就可能直接遷移到食物表面上被人吃下。另外,這些食品包裝被丟棄后,其上的PFAS從垃圾填埋場里進入環境,然后被植物動物吸收,最后被人吃下。

PFAS可能直接遷移到食物表面上被人吃下

PFAS可能直接遷移到食物表面上被人吃下|Business Insider

我國也做過一些居民膳食的暴露研究,發現不同地方的PFAS來源不同。比如上海、河南、福建、江西居民的膳食里,PFAS主要來自水產類。遼寧吉林湖南居民的膳食里,PFAS主要來自肉類。北京居民的膳食里,PFAS就主要來自蛋類。

可以看到,PFAS更容易來自動物性膳食,而我國有些居民的食譜是肉蛋有余而蔬果不足,在這種情況下,可以考慮采納更平衡搭配的膳食。

另外,PFAS另一大使用場景是不粘鍋廚具。過去生產的不粘鍋涂層中確實有PFAS的存在,但現在很多廚具公司開發出了更多不含有PFAS的廚具。因此如果很在意PFAS,購買廚具時,可以認準PFOA-free的標簽,或者干脆選擇無涂層的鍋。

在烹飪時候多放一點點油,也是可以起到不粘的效果的丨pixabay

在烹飪時候多放一點點油,也是可以起到不粘的效果的丨pixabay

但總體來說,在控制PFAS這件事上,個人能做的并不多;要治本,還是要靠政府對PFAS的監測和管理。

PFAS的管制現狀

自80年前PFAS誕生以來,因為技術限制和對PFAS持久性污染的無知,世界對PFAS的生產和管理存在極大的不足。過去幾十年,PFAS一直沒有受到多少管制,含有PFAS的工業廢水排入河流,進到了飲用水系統;含有PFAS的垃圾被填埋到土地中,污染了土地。。。。。。

但從這個世紀以來,由于人們的環保和健康意識越來越高,關于限制和禁用PFAS的呼聲也越來越多。許多政府也開始出于審慎,著手限制PFAS的非必要使用。2009年,聯合國的斯德哥爾摩公約禁止繼續生產和使用屬于PFAS的PFOA,包括中國在內的180多個國家同意了這個公約。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(FDA)也禁止在食品包裝中使用某些PFAS類化學品。德國、荷蘭、挪威、瑞典和丹麥5個歐盟成員國起草了針對PFAS使用限制的規定。丹麥從2020年7月1日起,直接禁止食品包裝使用PFAS。

不過也有個問題,PFAS替代品的研究進度并不算太好。比如被廣泛關注的替代品GenX,美國環保署(EPA)在評估時也發現了與 PFBS 類似的健康危害。要尋找更安全、更易降解的替代品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感覺這活著也太難了,不僅僅是pfas,更有很多微型塑料顆粒存在于我們生存的空間中,也許就在我們的身體內,或是隨著血液流淌,或者是隨著時間,隨著和外界接觸更多,身體里越來越多這一些難以降解排除的有害物質?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權行為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194比分直播